永利线上娱乐场官网


韩国瑜改写了台湾政治叙事逻辑

 

 

这次选战,好多民进党人都哭了。他们实在不明白怎么以前省籍矛盾、阶级矛盾、台湾悲情、XX价值等叙事一抓就灵,选前爆料一击毙命,顺风顺水地打了20年选战,怎么突然就不行了?韩国瑜更展现了超越的高度,提出了以正向的 “包容”作为高雄价值,选举中他从不口出恶言,公开表达不认同党主席吴敦义的影射作法,更回唱詹雅雯歌曲向她致敬。这些都已经让他站在制高点上,逼着让对手跟着他向上提升。他的造势现场充满庶民的欢乐与希望,对比出省籍地域、台湾悲情、惊天一跪等操作的黯然失色。

来源:中时电子报

在民进党的叙事里,高雄早已转化为美丽的宜居城市。但近年高雄却逐渐衰微沦为第3大城。高雄人民的生活明明就每况愈下,出门戴口罩,全民买水喝,这样的高雄怎么会是一个  “宜居城市”?却天天听民进党执政者自吹自擂如何进步、如何改革,虚掷公帑而不手软在各种华而不实、效益甚差的重复建设上。只是南部民众长久浸润于民进党叙事逻辑的牢笼里,直到韩国瑜揭穿了国王的新衣,才突然发现原来高雄母亲真的又老又穷。

更重要的是 “叙事逻辑”的改变。 “叙事逻辑”是政党的精神灵魂。传统上民进党的核心叙事逻辑是 “守护咱们的宝贝—台湾”,因此“台独”的目标是为了守护台湾,反核的目的也是为了守护台湾,所以 “台独”与 “反核”成为民进党的两大神主牌。韩的出现让南部长期根深柢固的叙事逻辑出现松动。韩式叙事的方式浅显易懂, “货卖得出去”等于农渔产品可以销陆;“人进得来”等于陆客也可来台。而这种阶级叙事的翻转,其实也潜藏在两岸叙事的翻转。不管个人国族的情感归属为何,朴实的人民肯定同意两岸和平共同繁荣,这样的庶民语言,比ECFA、服贸、货贸、九二共识等更接地气地让黎民百姓能够接受理解。还有弥漫在南台湾上空挥之不去的雾霾,在在都重创了民进党长期以来反核主张的正确性与正当性。

韩国瑜改写了台湾政治叙事逻辑

 

17日晚间,群众自发参与韩国瑜的高雄凤山造势大会,在完全没有动员的情况之下,12万群众如痴如狂地嘶吼、吶喊,乃至散场久久不愿离去,热情洋溢。韩国瑜虽然能说善道,但长期以来却是国民党内的边缘人,并未受到太多的重视。在国民党南部候选人普遍畏战怯战的时候,被送来高雄当炮灰。此时正当国民党被民进党当局的 “党产会”、 “促转会”抄家灭门的倒霉之际,韩国瑜还恳求国民党中央,参选也至少要有碗卤肉饭的卑微资源。韩国瑜的处境吸引了高雄人民的广泛同情。

再者,长期以来高雄虽然是台湾的第二大城,本质上却是一个港口与加工出口发展起来的劳工城市,再并入拥有大量农业人口的原高雄县。很多高雄人愤愤不平的是:高雄却一直是台湾政治上的边缘角色,也是台湾经济发展上可供牺牲的炮灰,长久以来自认的南北资源权力上的分配不公,与其说韩国瑜的处境吸引了高雄人民的广泛同情,也许更多的是高雄人民在这个失业17年、好不容易找到卖菜工作的韩国瑜身上,看到了自己不平身影的投射。

   11月17日,韩国瑜在凤山场造势晚会说,宁可干净的输,也不愿肮脏的赢得选举。(图片来源:中时电子报)

民进党常用的 “党国权贵”、 “富二代”、 “政二代”等大帽子,扣不到韩国瑜的身上,反倒可以不偏不倚地套在民进党自己的候选人陈其迈的身上。于是,正如吕秀莲戏称 “人生的鲁蛇”(Loser)都靠向韩国瑜了,等于表明这场选举还带着一定程度的阶级反叛属性。但正确地说,是 “受苦的人民”投向了韩国瑜,一如韩国瑜引用苏乞儿所言 “皇帝有能,哪来乞丐?”韩国瑜俨然已取代民进党,成为社经弱势者的代言人,这是天翻地覆的变化。

韩风骤起,深绿的老根据地都已岌岌可危,民进党甚至以全党之力尚且陷入高雄 “围点打援”的苦战中,这象征着民进党正面临前所未有的政治土石流。不论胜负,韩国瑜的领导能力与路线论述的考验,在选后才真正要开始。(作者 潘华生 云林科技大学副教授)

合作伙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