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利线上娱乐场官网


杰克·沃纳:中国“作弊”?明明是全球经济太扭曲

 

 

但是光有投资不会带来发展。在同一段时期,拉丁美洲获得的外国直接投资更多,占发展中国家获得外资总量的四分之一,却未能取得中国那样的爆发式增长。

(观察者网张成摘译自《外交政策》,杨晗轶校)

中美之间的对抗越来越明显,但它只是全球经济最新的小症状,其背后掩藏着严重的问题。那些抨击中国的人有一点说对了,那就是中美两国现在陷入了追求经济增长的零和竞争。然而,症结并不在中国身上,而是全球经济结构出了问题。一个事实越来越明确,即当前形式的全球化已经不再具备推动发展的潜能,全球经济增长迫切需要本质性改变,但许多人却选择污名化中国而不是直面问题

原标题:杰克·沃纳:中国“作弊”?明明是全球经济太扭曲

议价能力更强的行为体总是能够达成更有利于自己的协议,这是通行的市场规则,以上例子无一不在佐证这一点。归根结底,中国获得高端技术并不是真的靠“作弊”,而是因为中国没有其他发展中国家的致命弱点。对多数穷国而言,打破富国对高生产率技术的垄断只能是一种希冀。

应该看到,中国的发展战略产生了巨大的代价。一方面是中国努力吸引外资,另一方面,降低工资、瓦解工会是美欧日等地大企业的长期目标,这两大进程重叠在了一起。中国廉价劳动力的出现,使得这些企业能够用“产线向海外转移”为由威胁本国劳动者,迫使他们接受停滞的工资和恶劣的工作环境。这在很大程度上导致了发达国家社会契约的坍塌。

平日以进步主义面孔示人的马塞诸塞州民主党参议员伊丽莎白沃伦则与白宫前首席战略师史蒂夫班农不谋而合,呼吁增强对华政策的“进攻性”。参议院少数党领袖查克舒默则代表民主党建制派,对特朗普发动的对华贸易战给予支持。

不久前,佛蒙特州无党派参议员伯尼桑德斯附和了特朗普的论调,指责中国获取“我们的”技术”,还对在华投资表示了不满。

杰克·沃纳:中国“作弊”?明明是全球经济太扭曲

既然如此,为什么这么多美国人逮住机会跳起来谴责中国呢?答案是在当今这种形式的全球化之下,“作弊”——即国家大规模干预市场经济——是取得发展的唯一途径。所有在发展上取得突破的主要大国,在接轨全球经济的同时无一不对条款加以操纵和利用。

上世纪80年代早期,随着越来越多国家加入了自由市场式全球化,对投资和出口市场的争夺变得越来越激烈。采取这种战略的国家越多,单个国家就越难以通过累积资本,从根本上重塑经济并实现财富的可持续增长。与二战后的那段时期不同,国家不再有意识地协调发展规划,而是让自由市场来实现资源配置,后者为了达到收益最大化,往往倾向于照顾更富裕的群体。结果导致在全球化时代里,近六成的外国投资流向了人口仅占世界总数八分之一的富裕国家。

二战刚结束的一段时期,全球经济增长模式对国家主导型投资机制较为友善,巴西、墨西哥等国家实现了高速增长。但是在自由市场式全球化时代,贫穷国家唯一的发展机遇在于吸引外资进入当地制造业,向富裕国家出口商品。另一条出路是出口石油、铜矿、大豆等初级产品,这使落后国家的少部分人富了起来。但这种模式由于受到频繁的繁荣-萧条周期性影响,而且对就业作用有限,往往无法带来更广泛的经济增长。

中国固然存在官商勾结和腐败问题,但在自上而下的党国体制中,各地官员要想升迁得看当地宏观经济数据有多亮眼,以及他们对中央产业政策做出多大的贡献。正因为官商之间存在休戚与共的紧密联系,商人要获得政治靠山得拿出有生产力的投资,而不仅仅靠攫取资源。

就像许多穷国的领导人一样,中国共产党把发展作为其统治的核心目标。但在其他国家,碎片化的恩荫网络主导了权力结构,它像寄生虫那样只依附于有生产力的企业。而与之形成鲜明对比的是,中国政府高度集权,对经济拥有非同寻常的掌控力。

如果说政府的高瞻远瞩和国家能力为中国发展提供了动力的话,那么则是中国独有的强大议价能力使国家政府具备了实现规划的先决条件。在中国巨大的、快速增长的市场面前,国际大企业愿意与中国政府协商投资条件,而不像它们在拉丁美洲或非洲那样,单方面决定投资条件。最关键的是,中国要求外国企业与中国企业设立合资公司才能进入中国市场,中国企业得以从发达国家学习管理和技术。中国还制定了一系列规章制度,确保中国企业在获得外国企业技术授权时占据有利地位。

中国没有退路,因此美国再怎么施压也不可能让中国放弃既定发展战略。何况中国为什么要放弃呢?让国家脱离贫困,让所有人获得更多机会并不是什么有争议的目标。

合作伙伴